直播app破解分享

  

我的肚皮中间的位置,一个小小的指甲尖已经从里面刺了出来,暗红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急速的流下,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恐怖。

复活仪式并不复杂,首先就是找到纯阴之体中下邪女之咒,让纯阴之体阴阳转变成为阳女,然后鬼婴钻进阳女肚子里破体而出,而成功的几率主要在鬼婴的身上,鬼婴拥有的活心越多成功复活的机会也就越高,如果鬼婴拥有了九颗活心,那么肯定能够百分百的复活了。

我体内的九心鬼婴就已经从逆阳时间里醒了过来,代表着已经成功复活,可这还不算成功,因为他虽然复活了,可是身上依然有死亡印记,一个活人身上怎么可能有死亡印记呢,所以只有他脱离我身体之后,把死亡印记留在我身上才算是真正的复活。

那一个小小的指尖戳破了我的肚皮,也就代表着复活的最后一步破体正是开始,并且已经是无法逆转的开始了。

冲天教主和肖锋都同时停下了手,在这个九心鬼婴要出世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有百里雪姬冲向我冲了过来,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冲到我身边,就听到后面有人大喝了一声:

“百里雪姬,快躲开。”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百里雪姬更是没有任何思索和犹豫的闪躲到了一旁。

大喊的人是潦倒道士,此刻的潦倒道士全身道袍正在不断的冒着黑色的浓烟,竟然是魔气,潦倒道士的眼睛更是变成了血红色,眼睛上还印着类似骷髅的咒文,充满了魔性和邪异。

潦倒道士是茅山道士,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他入魔了吗?

我侧躺在地面上看着他,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痛苦和怨毒,和原来的潦倒道士截然不同,原来的潦倒道士是乐观向上的,可现在的潦倒道士却是狠辣和罪恶的。

一股股黑色的烟雾在潦倒道士的身上不断的升腾,让潦倒道士在其中忽隐忽现,气息却在不断的强横着,很快竟然达到了和冲天教主差不多的程度。

“入魔。”

冲天教主的脸色带着凝重,“入魔的功法不是已经被销毁了吗?怎么还有存世,难道就不怕被围杀吗?”

入魔功法。

我心底一颤,冲天教主的话虽然不多,可是却能听出来,入魔的功法是于世不容的,一旦出现就会被所有人围攻,直到死去,没想到潦倒道士会是这样的下场。

“血魔真皮甲,我看你这孽障怎么出来。”

潦倒道士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冲天教主的话,手里不断的颤动着,每一次颤动都有一道黑色的密文钻进冷血僵王的身体中,冷血僵王早就已经被宋俊河算计,本身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刚刚差点连身体都自爆了,不过后来被百里雪姬冰封了起来。

现在潦倒道士把一道道魔纹打进了冷血僵王的身体中,冷血僵王的皮肉开始急速的变化着,很快原本的人形消失了,皮肤变得坑坑洼洼,可是却如同龟甲金属般坚硬冷峻,魔纹山药流转,透露出坚不可摧的威势。

这是用人皮炼制的魔甲,而且是用活人炼制的魔甲,比起炼尸炼鬼还要歹毒险恶,魔之所以被人痛恨和仇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魔不管干什么都是用活人做材料。

修炼需要活人血魂肉身,炼制法宝需要血祭,就算吃东西都是活吃人肉。

血魔真皮甲炼制成功,可是实际上潦倒道士已经炼制了很长时间,从进来之后他好像就坐在冷血僵王的身体旁边了,直到现在才炼制成功可见费了多大的心机,同时也侧面反映出了这血魔真皮甲的强大。

“秦陵,你要忍者点了,魔甲反穿,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潦倒道士低声说了一句,随后双手一推血魔真皮甲飞到了我身边,黑光一闪穿在了我的身上。

魔甲反穿?

我心里刚刚念叨了一句,立刻就感觉到了万千钢针刺穿皮肉的疼痛,与此同时是灼烧的温度在不断烘烤着我的血液,就像是一个大烙铁在我全身上下不断的碾压。

这感觉让我想起了世界十五大酷刑里的铜牛刑罚,那就是把人放进一个铜牛肚子里,然后在铜牛周围燃烧起大火,把里面的人活活烧死烤死,我现在的情况就和铜牛差不多,那种痛苦根本无法言语。

啊。

我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尖叫,随后我发现那刚刚戳破肚皮的指甲尖缩了回去,那九心鬼婴躲在肚子深处不敢出来,像是很害怕这血魔真皮甲。

原来魔甲反穿是为了把九心鬼婴逼回去,潦倒道士果然想的周全。

任何盔甲的内部都是弱点,如果按照正常的穿法,九心鬼婴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盔甲,就算在厉害的盔甲也会被洞穿,可如果将血魔真皮甲反穿,那强大的防御反击能力就会在九心鬼婴攻击的时候对九心鬼婴进行攻击,才会让九心鬼婴忌惮和恐惧。

事实证明,潦倒道士果然作对了,九心鬼婴终于被逼了回去。

我身上虽然痛苦,可是和刚才分娩之痛相比要轻松很多,最主要的是我并没有想要攻击魔甲的意图,再加上潦倒道士的控制,我受到的伤害并不多,痛苦也就会少了很多。

“没想到茅山的弟子中竟然有魔,既然被我碰到,那就去死吧。”

冲天教主冷哼了一声,转身向着潦倒道士冲了过去,肖锋刚要去免费可以看很黄的漫画软件挡,就听到冲天教主大声说道;“毛头小子,你难道忘了师门的誓言吗?见魔者必杀之,你难道要阻止我除魔卫道吗?”

肖锋明显就是一愣,也就是这一瞬的时间,冲天教主已经到了潦倒道士的跟前,一掌拍了下去,潦倒道士血眼向上看去,嘴角的獠牙渗出一丝血水,像是在狞笑更像是在自嘲,同时反手就是一掌。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天地像是在震颤着,那强大的魔气在不断咆哮,一切都被那森森的魔气笼罩了起来。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